飘渺

天降助攻(2)

  设定:北境一战后,梅长苏假死并回到江左盟(不当宗主了,宗主就由飞流当吧),易小川再次穿越且记忆有点模糊不清(为了增加一点天然呆的属性,满足在下的恶趣味)。
不定时更。
--------------------------------------------------------
  蒙挚递交北境的战士牺牲名录给监国太子并小心翼翼地瞟了几眼,然后不着痕迹得后退了几步。
  萧景琰:(๑˙ー˙๑)蒙卿……我有那么恐怖吗?“……”
  萧景琰翻看名录,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苏哲。一时之间悲伤漫上心头,眼眶酸涩的厉害但流不出泪来,喉咙有些发痛,一声低沉地吼了一声:“小殊!小殊……——蒙卿,小殊在何处,我想去找他,见他最后一面……”
  “殿下……”其实小殊没死,活得好好的。撒谎真难啊……看到喜欢的cp隔空撒狗粮怎么办by心好累的蒙挚。
  “罢了。我答应过小殊,要勤政爱民,创造一个盛世,将来要做一个明君。只是……没有你的天下,还有什么意义呢?”
-------------           ----------------           ---------------
  “苏哥,我想和飞流出去玩,可以吗?”易小川向梅长苏请求道。(在下推测小川应该会这样称呼苏兄吧)
  “现在飞流同你更为亲近,你们都把我冷落了。”梅长苏笑道。
  没等易小川说话飞流抢先说道:“苏哥哥!不会!小川哥哥,都喜欢!”
  “去吧。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梅长苏感叹道。
  “苏哥,我比你大!”易小川说道。
  “其实看上去我要比你大一些,对吧,小~川~”林·不恶作剧就会死·调戏人真好玩·殊。
  “……”不,你不是我认识的苏哥。易小川道:“那我走了,苏哥拜拜。”
  “苏哥哥,再见。”
---易-小-川-和-飞-流-一-起-出-去-玩-的-分-界-线---
  飞流到了街上就雀跃得像一只汪,蹦蹦跳跳的,突然顿住了:“水牛!”
  “那个太子吗?他不是在金陵吗?来江左做什么?”易小川疑惑不解。易小川向蔺晨八卦过梅长苏的“风流史”,自然知道那个水牛太子与他苏哥的关系密切,于是好奇心膨胀,往飞流看的地方望去。
  那人真帅啊,要搁在现代那应该是一个明星吧,苏哥和他在一起应该很幸福吧,就是可惜太耿直太单纯了。
  易小川稳住心神,连忙拽着飞流跑了:“飞流走了!苏哥该等着急了!……要是被误以为是苏哥就惨了!”至于搓和他们就以后再说吧。
  -微服私访的太子众人-
  列战英:“殿下,那好像是苏先生。”
  泪流满面的萧景琰:“小殊……小殊……小殊还活着!可是他不想见我……”
  “……殿下……”-_-||

天降助攻

设定是北境一战之后梅长苏没有回到金陵而是到了江左,有易小川,易小川是靖苏助攻。我(文比较短,凑合着看吧,大概是周更,望支持)
--------------------------------------------
  北境一站以后蒙挚看着一堆信大感头疼,上面全是一句话“功成名就非所图,归隐自江湖”蒙挚知道这些全是江左盟成员留下的。
  打胜了就不当兵了?怎么跟太子说话呀…“唉…”
  “唉什么呀,想我们去看我们呗!哦对了,不要带上那位。”开玩笑,他可不想被闪瞎。
  蔺晨的声音。蒙挚抬头便看到了蔺晨拽着飞流,一手还拿着三封信,然而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信上。三封啊,小殊也要离开了吗……
  蔺晨看见一堆信以及蒙挚看到自己手上的信时立刻一脸懵逼的样子后了然一笑,和飞流出了营帐。
  “诶人呢?”蒙大统领表示欲哭无泪,依照太子对小殊的感情还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吗?尽管景琰已经升为太子了也不敢判断他得知小殊走了之后会干什么蠢事。唉,心好累……
  梅长苏现在身体越来越好了,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正是感叹人生大好时光,这时远远的传来蔺晨的声音。
  “长苏哇,你看我捡到了个啥。”
  啧,太烦了。梅长苏极力克制着泼他一脸茶的冲动回应道“大·惊·小·怪·的·蔺·少·阁·主!你到底捡到了个啥?别告诉我你是捡了个人——”
  “太机智了长苏,我真的捡了个人!看!”梅长苏一转过头就感觉自己噎着了,他的视野里出现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和他长的一模一样,只是要更年轻一些。
  “……你大爷的!”梅长苏忍不住说道。
  那人表面上看着很淡定,可是他的眼睛却透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嘀咕道:“你长得可真像我!等等,该不会是窥探我的美貌吧。难道是戴的面具?”
  真是有趣啊。梅长苏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说:“在下梅长苏。阁下是谁?何许人氏?”
  那人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太惊讶了。哦哦,我叫易小川。北京人。”
  梅长苏闻言一顿,挑了挑眉,说:“阁下是北燕人?”
  “非也非也,我是中原人。”其实严格来说是北燕人,不过我要是说是的话我不就完了吗,我又不傻,不知道大梁和北燕不和,易小川这样想着。
  蔺晨觉得自己被无视太久,打断了两人的说话:“聊够了吗两个长苏?对着一张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还能聊的下去……话说对着和自己一张脸聊下去了是什么感觉啊,说来听听呗!两个长苏?”
  梅长苏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倒是易小川很是不满,瞪了一下蔺晨(不过表情没有威慑力,像卖萌撒娇)说:“我叫易小川,不是梅长苏!”
  梅长苏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绪(莫名的同情心,有种母爱光辉,呃划掉)安抚易小川,道:“你当然是易小川了,蔺晨开玩笑的,不要生气啦。”
  易小川感到自己头上出现了黑线:“我才不是小动物!”